顽婴

这只是一个小号。all澄堆积地,混乱邪恶。你怼我我不怼你,就好像被狗咬不能咬回去。
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叫他天使。

关于《长庚》

因为各种原因,《长庚》会移到大号 @一檀---此人已被学校大魔王拖走了 上。
并没有弃坑,并且因为有点久远,所以会把剧情和描写方式做改动。

【羡澄】(哨向AU)长庚(3)

虞紫鸢冷眼看着魏婴。

 

魏婴尴尬挠头看江澄。

 

江澄一眼瞪回去:“看个屁看!”

 

他尚还不解气,作势要抬腿:“我看你就是找打——”

 

“江澄!”虞紫鸢气的差点掰断前几天刚和亲家(女婿他娘)一起去做的美甲,满眼酷似蓝启仁的痛心疾首,“你的仪态呢?!别以为你把耳坠别到左边你就是个哨兵了!”

 

江澄摸了摸自己的左耳耳垂,那里小指指甲盖大小的九瓣莲银耳坠正在私人客厅深夜十一点半的灯光下熠熠闪光。和魏婴一模一样。

 

他又看看自己的母亲,别在右边,和父亲站在一起好生登对。

 

位于东部联邦蜀中地

© 顽婴 | Powered by LOFTER